全国热线

0871-68661689

热点资讯

咨询热线:

0871-68661689

邮件:

电话:13888632119 15198713803

地址: 昆明安宁市太平新城街道办事处鼎达建材市场内5栋17-21号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

  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墓碑证明我来过——昆明公墓墓志铭凝思

  原创: 何惠子 文若愚 奔流杂志

  “当我死去的时候,亲爱的,你别为我唱悲伤的歌;我坟上不必安插蔷薇,也无需浓荫的柏树”。英国诗人罗塞蒂的名作《歌》,由徐志摩译出了一缕超越悲伤的感情。

  逝者的墓前或许不需蔷薇与柏树,但需要一块用于镌刻墓志铭的碑。碑文会告诉来者,这里安息着谁,他/她被谁思念。

  请随我们造访安息在昆明的人,沉浸在他们的墓志铭传递的情绪中。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昆明一位逝者的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“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看书了”

  每天,高荣要围着能容纳14万逝者的晋龙如意园,步行3圈以上。

  每年,有近4000块墓碑经过金宝山公墓石材厂刻字工金丽琼的手,立在墓前。

  14年,有200多条墓志铭被殡葬文化研究者李健人收录进电脑数据库里——这些墓志铭别具一格。

  对这些人来说,墓碑、墓志铭并未沾染另一个世界的气息。它们与我们在城市里遇到的活生生的人一样,充满故事和特征。或者,更具辨识度。

  看,墓碑的脸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采写|都市时报记者 何惠子

  摄影|都市时报记者 文若愚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“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,

  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

  ——诗23:1”
 

  “人时已尽,人世很长

 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

 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

 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”

  ——顾城《墓床》

  一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高荣对人的认知,准确地说是对生者的认知,往往以“他们的亲人因什么而去世”作为切入点。

  高荣是晋龙如意园的安保人员,他平时习惯站在“孝爱福地”里俯瞰园区。在这里,他能观察到整个“孝区”,上千座墓碑整齐地坐落在山坡上。目光再放远一点,几公里外的盘龙寺坐落山间,烟雾缭绕。他记得,今年中秋节,盘龙寺里的烟雾从早到晚没有断过。

  这一天,晋龙如意园也很热闹。高荣在墓园里看到,一个30多岁的女子久久坐在一座墓前,从下午3点坐到下午5点半,直到园区变得空无一人。“下午五点园区里面就不准呆人了。”他走过去提醒那位女子,她横了他一眼:“你不要管我,我等会儿自己会走。”直到六点,女子才走。

  那个女子,高荣认得。她的丈夫前不久因为车祸去世,落葬当天,她的婆婆对高荣大吐苦水。“她的婆婆不喜欢她,说她这不好那不好。”高荣觉得,这个媳妇改嫁的日子大概不远了。

  逝者的家属只要来过几次,高荣便熟了,“探坟时会带点水果来,让我帮忙多照看墓地”。他扒开墓地旁的水杉树,枝桠间夹放着五六个苹果,而在另一棵树的枝桠间,则放着五个橘子。

  在晋龙如意园,和高荣一样的安保人员共有36人。其中有4个内保,“专门守最上面1000多万元的墓地,我们老板的亲人就葬在这块墓地里的最高地、正中央。”大家难得碰在一起,偶尔会从对讲机里传出:“有拨人要来落葬,赶紧去门口接灵。”其它时候,高荣会站在“孝爱福地”里俯瞰一排排的墓碑,或者走进墓碑中间看看。

  一个1995年出生的女孩安息在“孝爱福地”下方的墓园里。“她爸爸妈妈做生意发了,给她买了一台车,有一天,就撞死了。”高荣看着墓碑照片上那个漂亮的女孩子,摇了摇头:“哎。可惜了。”

  女孩的墓碑上,除了她的名字以及出生和死亡年月,没有留下其它有特征的信息。她于2014年3月3日下葬,高荣总是会把这个日期与孙艳琦下葬的日期混淆。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“父母,湘浏人氏,于滇南小城结为伉俪,育女儿仨,父先逝,母承爱抚养三女辛劳恩长,数十余年在滇工作未有归湘。余歇此宝地,朝望家乡,藉桂花飘馥,琴泉传音,载寄父母魂归故里之灵,抒广儿女殷殷切骨之念,松柏翠岫,云鹤祥晖,捧掬福光嘉景,神骏灵仪厚载千秋美德。”

  二

  在晋龙如意园数以万计的逝者里,高荣对孙艳琦的印象尤其深刻。2014年4月13日,是孙艳琦下葬的日子。这个日期之后,几乎所有新来的同事,都被他带到过孙艳琦的墓前。

  孙艳琦的墓地离“孝爱福地”有点儿远。需要先爬坡到“名人苑”,这里的围墙上刻着很多名人的画像,但是他们都没有葬在这里。

  沿着长长的“吉祥龙道”往下走,高荣会遇见一个姓刘的武定老乡,他生前是个老师;接着穿过满是五角星的“军魂园”,这里躺着很多将军,还有年轻的英烈。他们的墓碑上都刻着大段大段的文字。

  然后,就能到达孙艳琦所在的“常乐园”了。高荣走完这段路,需要20分钟。

  安息在“常乐园”的逝者还不多,孙艳琦是最年轻的一位。10月19日傍晚,两位工人清理了她隔壁的墓地,这里将葬入一位老妇人。孙艳琦的墓碑前,有一盒中性笔、一盒笔芯和一把小剪刀,外包装都已褪色;墓前还有一个陶罐,里面盛着水。

  孙艳琦就在墓碑上方的椭圆形瓷像里。她留着齐肩头发,戴着黑框眼镜,嘴唇微微撅着,一副娇倔的模样。她出生于1994年10月28日,正是最好的年纪。墓基上刻着几行简单却充满悲恸的文字——

  “爱女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一日,在昆明火车站恐怖主义事件中不幸遇难”。

  2014年3月1日,孙艳琦从呈贡区大渔街赶到昆明火车站,准备搭乘当晚11点的火车返校,却永远止步于此。两天后,她的父母才得知她遇难的消息。

  4月13日,她的骨灰被送到墓地,高荣看到,可怜的母亲哭得几近昏厥。

  清明、中秋,高荣两次在这块小小的墓地前看到那对悲伤的父母。“一来就哭,慢慢就不哭了,干坐着,望着照片发呆,坐好久都不走。”

  在墓园服务了一年多,高荣目睹了太多的永别和悲伤情绪。“这墓碑上的字,看着简简单单,里面的悲伤不是我们能理解和体会的。”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“负籍入滇著春秋,伉俪支边绘绿洲。贤淑敦厚成风范,清廉为政解民忧。六十余载同甘苦,亲慈子孝展鸿猷。巴山北望归根处,威远江流水悠悠。”

  三

  金丽琼没有接触过逝者。她是通过往墓碑上刻字而了解到逝者和他们的家属的。

  金丽琼是金宝山公墓石材厂的刻字工,每天平均有14块墓碑经过她的手,“大的能刻12块,小的能刻16块”。在清明和冬至来临之前,这个数字会更大。她在这里工作了6年,经手的碑不计其数。

  她看过最多的字是“永远怀念”,其次是“音容永存”。在金宝山,几乎有一半的墓碑被这两个词占据。“有墓志铭的不很多,就军魂园和名人苑那些多些。”

  她喜欢给墓碑刻字的工作。“我没有接触过他们(逝者),但是能够通过刻字知道、了解他们,还有他们的家人。”

  今年9月,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找到金丽琼,要求她重新刻碑——这在她6年的工作生涯里很少见。

  老先生不满意墓碑的“排版”问题。他要求老伴要在碑上占到2/3的位置,剩下的1/3留给他自己。“她跟我生活了50多年,她走了,我要好好地给她做块碑。”他希望老伴在墓碑上的分量更重一些。

  金丽琼由此对这位老先生印象深刻。他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名字,她只记得,老先生的代号是193-1。

  除了老人,金丽琼还刻过很多孩子的墓。“很多娃娃,小小的就不在了,这山上年轻的也多。”她并不知道这些孩子为什么过世,但是,“作为母亲,还是很难过。”她是一个19岁女孩的母亲,女儿在辽宁大连读大学。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“圣经启示录14-13: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:你要写下,从今以后,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!圣灵说:是的,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,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。”

  四

  “继续去寻梦吧,亲爱的女儿,勇敢地去面对你崭新的旅程。撑一支长蒿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,你将满载一船的星辉,你将在梦的轻波里依洄,甜美是梦里的光辉,快乐是梦里的斑斓……”

  周楠的墓基上刻满了字。她的父母仿照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》,为她写了一首诗。诗中,父母因为女儿的匆匆离去,“叹息着生命的短暂 痛苦于人世的无常”。

  墓碑上的照片中,周楠穿着深蓝色校服,稚气未脱。“她生前一定很喜欢钢琴,也很喜欢看书”,墓被设计成黑白琴键的模样,墓地左上方摆着两本书。墓地前种着一盆杜鹃花,深秋时节开得正艳。

  “忘记她是昆明哪个中学的学生了,出了车祸,好可惜。”周楠出生于1987年,算来,今年应该27岁。只是,她在2002年永远停留在了15岁。李健人觉得,好的墓志铭就像一本好书,为观者打开一个未知的人生。

  李健人在金宝山公墓已有14年,他更愿意别人称他“殡葬文化研究者”。偶尔,他会打开自己电脑上那个名为“墓志铭”的文件夹,读上几行。周楠的墓志铭是其中的一条。

  文件夹内,李健人收藏了200多条墓志铭,而这条,是他的最爱。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“爱女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一日,在昆明火车站恐怖主义事件中不幸遇难。(1994.10.28-2014.3.1)

  五

  2008年,杨氏被儿子张荫生从曲靖迁葬到昆明。与她一起的,还有她的丈夫张九皋。

  二人的墓碑上刻着一对墓联,“为民殒命千秋忠魂昭日月 遗腹抚孤一脉血祀衍人天”。上一句写的是张九皋,墓碑上注明,他曾是云南护国军革命烈士中校营长。在张九皋英年早逝、为国捐躯的那一年——1921年,杨氏怀着的儿子张荫生,便是后一句中的“遗腹抚孤”。

  张九皋没有留下照片以作妻儿的念想,墓碑照片上仅有杨氏一人。此时的杨氏穿着一袭黑色衣裤,露着一双缠过的小脚。在墓碑上,她是“杨氏太君”,没有名字。但是,她的儿子张荫生特地为她写了一首《迁墓思母》的诗:

  “夫殇讨贼芳千古,子遗牵怀断寸肠。长夜寒灯抽底线,低颜闹市易饥粮。”

  一位年轻女人丧夫的哀恸,在战争年代独自抚育孩子的艰辛,不难想象。

  在杨氏迁葬金宝山两年后,“思亲九转音容缈,白首孤儿哭墓冈”的张荫生安息在抚育他成人的母亲和从未谋面的父亲身旁,他的墓碑上,刻着一大串子子孙孙的名字。

  与杨氏数米之隔的刘邦耻,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人,年轻时“负籍入滇著春秋,伉俪支边绘绿洲”。此时,她躺在西山下,心却念着自己的来处——“夜雨涨秋池”的巴山,和“江流水悠悠”的威远。

  还有马伯昂、王规元夫妇,来自湖南浏阳。从年轻支边云南至今,再也没有回过家乡。儿女们为他们写下:“余歇此宝地,朝望家乡,藉桂花飘馥,琴泉传音,载寄父母魂归故里之灵。”他们的墓正对着浩淼的滇池,与“江水滔滔流不断”的浏阳河有着千里之隔。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“依律今去 无须呜呼 祭日念我 勿用纸烛 只需家人幸福之花

  节假欢聚 犹我在场 共享家和之乐 此祝乃嘱”

  六

  “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:‘你要写下,从今以后,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!’圣灵说:‘是的,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,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。’”

  这一句,来自《圣经·新约·启示录》第14章13节。

  在昆明北郊的龙凤公墓,这段话同时出现在两块墓碑上。或许,葬于此处的逝者认为,死亡意味着抛弃肉身,回归天堂,获得了永生。墓碑上的句子,也带着一丝喜悦的意味。

  墓志铭的作用,或许就在于此——为生者抚平亲人去世带来的悲痛,驱赶面对死亡的恐惧。这也是李厚康在《别前言》里想要对孩子们说的:

  “依律今去,无须呜呼,祭日念我,勿用纸烛,只需家人幸福之花。节假欢聚,犹我在场,共享家和之乐,此祝乃嘱。”李厚康逝于2008年,葬在东郊金陵公墓。墓志铭代替他,试着为亲人抚平悲痛。

  而黄沛泽和陈焕彩,则有着“今生虚妄,盼来世清净”的证悟。他们的墓碑上刻着“每因贪爱恋红尘,痴迷忘本本来人。七十余年皆幻梦,万事成空无一真。今朝解脱生前累,换取莲邦净妙身。有缘念佛西方去,莫于苦海甘沉沦”。死亡于他们来说,是“净妙身”的开始。

  杨嘉林在他的墓志铭里,则表现得像一个道者:“韶华褪尽,今倚青山眠,观天悟地,明象了道,他朝凡尘路上一智者”,这段话下,刻有一丛兰花。

  然而,要生起这样的智慧,谈何容易?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You know we still love you baby,

  And it will never change,

  We want nobody nobody but you

 

 你生于智哲山的石泉,说的是量子世界的语言,你是孤独的夸克鸟!

  你说实物质是你的骨,虚物质是你的翼,测不准原理是你的归林。

  你饮食清淡,不谙红尘繁礼,却懂得超弦之妙!

  你舍去了哈代的镜子,你追随薛定谔的前迹,并与狄拉克的奇思共振;希格斯场的旋律曾让你好奇,却不忘与黎曼共猜。

  你预言,上帝粒子将是人类智慧回归的乐章。

  身为你的儿子,我骄傲,但却惭愧!

  我要把你的故事留传后代!

 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韶华褪尽,今依青山眠,

  观天悟地,明象了道,

  他朝凡尘路上,一智者。

  父亲,您请走好,

  天国里您不会寂寞,

  假如有来生,依然做您的孩子……

云南昆明公墓墓志铭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【云南石材刻字】

  十六岁的花季,折损于命运的风暴。

  你在人世间的脚步,有如流星般的轨迹。

  匆匆的,你走了,带走了我们的世界。

  我们还在世间流连,叹息着生命的短暂,痛苦于人世的无常。

  今天我们送你上路,权当你是远行的学子。

  那湖畔的垂柳,是你夕阳中的身姿。

  波光里的艳影,永在我们心头荡漾。

  那树荫下的一潭,不是湖水,是天上的虹。

  你走了,我们为你舍不得,不舍你陪伴身边的日日夜夜。

  你走了,我们为你骄傲,骄傲你优秀的十六个春秋。

  你走了,带着你绮丽的梦想,带着你灿烂的世界,也带上我们衷心的祝愿。

  继续去寻梦吧,亲爱的女儿,勇敢地去面对你崭新的旅程。

  撑一支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。

  你将满载一船的星辉,你将在梦的清波里依洄。

 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,快乐是梦中的斑斓。

  永远爱你

  思念你